醫療照護不怕遠 加拿大人醫搭船前往

2017-06-15 | ◎曾永莉、吳群芳/加拿大報導

在西門菲沙大學(SFU)健康學院院長DR.John O'Neil(右一)的邀約下,TCFC與BC First Nation Health Authority (FNHA)及SFU三方簽訂合作備忘錄,期望在原住民健康守護及實證研究上,能有更好的成效。(攝影者:吳群芳) 距離溫哥華約二個小時船程的Nanaimo,島上Snuneymuxw First Nation部落的原住民沿河岸逐水而居、零星散落,非常需要醫療資源的幫助。對於慈濟將在這裡設立常規醫療點提供中醫服務,居民都非常興奮及期待。

 

59日上午,八位中醫師與十五位志工清晨四點起陸續出門,五點半來到West Vancouver – Nanaimo (Horseshoe Bay Departure Bay)登船碼頭集合,預計搭乘六點半的船前往Snuneymuxw First Nation部落,舉行啟動常規醫療點的開幕儀式,接著展開當日義診活動,為日後的「醫療點」服務暖身。

 

擊鼓、頌禱祝文 毛毯披肩最高禮遇

 

眾人期待中,開幕儀式特殊熱鬧,除了傳統原住民擊鼓和頌禱祝文外,部落長老還為加拿大分會執行長何國慶(濟亨)、副執行長苗萬輝(濟速)及醫師們披上帶有原住民圖騰的毛毯,代表他們最誠摯的祝福及感謝。

 

仁心仁術 「病人出不來,我們就過去」

 

在社區衛生人員陪同下,高憲如醫師及志工沿著河床深往內地,親自拜訪無法出來卻又迫切需要醫療照護的原住民。

 

首先到達的是一位中風後左手肢攤,經常性呼吸不順暢、以輪椅代步Ms. Catherine Aleck,與患有躁鬱症的先生Mr. Mel Good同住在狹小雜亂的空間裡。

 

衛生人員告訴志工,每當Mel情緒不佳時,還會有家暴情形;因為對治療沒信心且心情不好,所以Catherine不願配合治療。

 

經過高醫師耐心勸說及曾永莉師姊膚慰下,Catherine不禁悲從中來落淚。高醫師勸她不要放棄希望,因為她的病情還有很大改進空間。

 

看見Catherine治療後的效果,一旁觀看的先生,終於忍不住也加入談話行列。看見太太治療後的效果,也願意接受高醫師的治療,脫下襪子露出腫脹的雙腳。經過施針治療,明顯讓他感覺有所不同,高醫師勸他要保持愉悅的心情,改變生活及飲食習慣等良好建議,他都欣然接受。

 

臨走前,Mel展示他的木刻給志工欣賞,二人原是雕刻藝術家,因為病痛讓他們忘了雕刻刀!先生說:「以後我又可以雕刻了!」在Catherine依依不捨淚水中,志工溫馨與他們道別,不忘叮嚀要按時到慈濟新設的醫療點接受治療,幸福的希望永遠都在!

 

第二位往診對象,是一位剛剛分娩幾天,最大的才十四歲,擁有七個小孩的媽媽。因為剛生產,身體不適無法出門就醫,也無法照顧小孩。經過治療後,暈眩症狀改善很多,露出難得輕鬆的笑容。

 

獨自在前院玩耍的女孩,髒兮兮的小臉露出期盼的眼神。志工告訴她:「不要擔心,媽媽很快就能抱妳了!」霎時臉上綻放的光彩,讓我們知道,這就是我們要做的事。

 

中醫契合傳統文化  守護健康露曙光

 

Snuneymuxw部落醫療服務聯絡員Mr.Charles Nelson表示:「中醫和北美西北岸原住民的醫療觀念及傳統文化很接近,是全人的醫療。部落幾位耆老聽到有機會把中醫引入社區,大家都很興奮並期待。

 

接著,我們在社區的各個活動及場所,透過社區報紙、社群網、簡訊向族人介紹中醫義診訊息,當他們了解中醫和原住民傳統醫療很類似,都很高興的接受。

 

現在人太過於仰賴西醫,很多人都表示希望能改變,選擇不同的方式照顧自己、照顧彼此。慈濟讓我們能夠從仰賴西醫到中西醫並行,甚至納入傳統原住民治療。

 

原住民健康最大隱憂,因為交通及環境的問題,許多人患有糖尿病、關節炎、心臟病等慢性病就隱忍下來,不但造成生活不便,最後還衍生成大病甚至危害生命。

 

環境當然是問題的一部分,但更多的是歷史因素。歐洲人來了之後,強迫原住民孩子進入寄宿學校。唱歌、跳舞是北美西北岸原住民文化的一部分,那時候卻被禁止。現在社區居民很多是自己或父母曾被迫進入住宿學校,這些年才開始學習做自己,但在這過程中,有時忘了怎麼照顧自己、照顧別人。中醫到社區,可以幫助他們,讓他們了解有不同的方式照顧自己的身心靈。」

 

慈濟、學術單位、社區三方合作 為原住民健康努力

 

西門菲沙大學健康學院院長歐尼爾教授(Dr. John O'Neil)受訪表示:「我的工作,從35年前還是研究生時,就開始與原住民社區合作,以『原住民健康』為主要研究內容。

 

兩年前曾造訪台灣原住民聚居的東岸花蓮,並和當地慈濟基金會的人討論後,發現傳統中醫,或許可以對加拿大原住民社區的健康福祉,有很重要的貢獻。

 

回來後,與慈濟加拿大分會及原住民健康局討論,看看他們是否有興趣為原住民社區提供定期診療,大家都很興奮。菲沙大學有些人士很支持原住民健康局及BC省的原住民社區,因為經過數十年來的壓迫和艱困,原住民的健康有著很大潛在的問題。

 

我的工作是協助原住民社區和原住民健康局找到不同的醫療方式和醫藥。我認為,原住民傳統醫療也很重要,相信將慈濟的中醫治療帶入,有助於revitalize原住民傳統醫療,兩者可相輔相成。

 

我很希望把這項計畫擴展到BC省其他原住民社區。目前在此社區試辦,將研究其成效、居民反應、居民意願,以及原住民健康局是否能資助其他社區設立中醫診所。觀察一年後,各方條件俱足,即會擴大到其他原住民社區。」

 

郭榮文醫師幫歐尼爾教授治療運動受傷的左肩。針灸治療後,發現左手臂能夠活動自如,且疼痛感大減,感到興奮不已。更加確認他的研究、與慈濟合作的方向,是正確的。

 

天未光就出門,夕陽西下才歸。路程遙遠來一趟不容易,大家把握有限時間,盡心為深受病苦的居民診療,一天下來,共有七十二人就診。

 

看見愁眉苦臉走進來的人,帶著笑容離去的身影,深深感動著大家。何師兄說:「取之當地、用之當地,現在是我們回饋的時候。中醫部份可以幫到人,我們就來做,感恩我們都是有福報的人。」


Snuneymuxw First Nation贈送志工及醫師原住民圖騰毛毯並為她們披上,代表他們最誠摯的祝福及感謝。(攝影者:吳群芳)

 

 

 

 

  

醫生們精湛的醫術及關懷,是醫治患者身心靈最有效的良藥。(攝影者:吳群芳)

   

 

 

 

 


就診時間未到,已有迫不及待的原住民先來填寫就診資料。(攝影者:吳群芳)

 

 

 

 

 

 

 

 

路程遙遠來一趟Nanaimo不容易,大家無不把握有限時間,盡心為深受病苦的原住民診療,一天下來,共有七十二人就診。看見愁眉苦臉走進來的人,帶著笑容離去的身影,大家都很高興能幫助到他們。(攝影者:吳群芳)

 

 

 

 

靜思語 Jing Si Aphorisms

縮小自己,要能縮到對方的眼睛裡,還要能崁在對方的心頭上。
To be humble is to shrink our ego until we are small enough to enter another's eyes and reside in their heart and mind.
證嚴法師靜思語